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昆明代驾市场调查:从本土业内的激烈竞争到与全国大平台的“与狼共舞”

2015-9-13 14:25:33      点击:

  自从2008年昆明首家代驾公司开业至今,酒后代驾这个新生行业在昆明应运而生。2015年,昆明市本土代驾公司已达上百家,个别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,并实现盈利。众多与代驾公司签约的司机收入也不错,月收入数千元者不乏其人。

  随着新来者——滴滴代驾、e代驾等闯入昆明代驾市场,昆明本土代驾公司经营在短时间内迎来危机。

  A目前昆明代驾司机有数千人

  自昆明出现代驾公司,昆明拥有机动车驾驶资格证的市民突然发现,这个新生的行业给了他们赚外快的机会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,昆明的代驾司机有数千人。

  昆明人杜先生今年45岁,20多年前从部队运输营转业后,进入昆明市粮食系统工作。因单位效益不好,他曾在昆明至临汾长途客运线打工,大西铁路通车后,昆明至临汾客运线不再红火,他没有再打工。

  2014年5月,杜先生和朋友聚餐,酒后呼叫代驾服务。十几分钟后,一个身材高挑、长相清瘦的代驾司机就赶到酒店,把他们挨个送回家。这是杜先生第一次接触代驾,他马上想到:这个兼职工作可以赚外快!几天后,杜先生与一家代驾公司签约,成为一名代驾司机。

  自从干起代驾司机,杜先生的业余生活变得忙碌起来。“这个活一点儿也不轻松,我经常夜里12点后才能回家。不管客户住得多远,我也得把人家安全送回去。回时,我得自己想办法。”杜先生说。

  钱赚得辛苦,杜先生不舍得花。一次,他接到工作安排,把几个客户从亲贤街送到兴华街,回程骑自行车花了40多分钟。因为这单他赚了几十元,虽然身体感到疲惫,心里仍是美滋滋的。

  在杜先生眼中,代驾虽不属于公共交通,但也是一项带有窗口性质的服务,他努力在接待客户时语气和气。一次,杜先生送一对中年夫妻回家。路上,妻子埋怨大醉的丈夫。“夫妻应该一心,担心丈夫喝酒伤身,做妻子的在酒桌上就要规劝,不应事后埋怨。”杜先生在一旁规劝着。到目的地后,夫妻俩给了杜先生100元小费。一次,他送两个喝醉的中年男子回家,俩人一个匆忙出门身上没有带钱,一个醉得不省人事。杜先生最后白跑一趟,也没有计较。

  干代驾一年多,杜先生最多时一个月收入3000多元。在杜先生所在的代驾公司,他的收入只算中等。他的同事中,月收入五六千元者不乏其人。

  临汾人贺卫平今年38岁,十多年前到昆明打工,一直在酒店工作。今年5月,因酒店装修,在家休息,贺卫平干起了代驾。与大多数兼职者不同,他做了全职代驾司机。过去3个月,他平均月收入6000元。最近,他的妻子也与代驾公司签约,干起代驾。

  考虑到安全原因,昆明的代驾公司多不愿意招募女代驾司机,这使得昆明市代驾司机男性占到90%以上,女代驾司机不足10%。

  8月下旬,因为自己在昆明服装城的生意不景气,36岁的昆明人王宇玲与一家代驾公司签约,成了一名代驾司机。王宇玲家住昆明西山,她每天下午3点开始接受公司派单,夜里9点停止接单。因为担心她的安全,第一次外出给人代驾,丈夫开车将她送到目的地,见到客户后才放心。

  B饭店大厅服务台成代驾公司争夺的“战场”

  与杜先生、贺卫平、王宇玲辛苦却快乐地赚钱不同,他们的签约者——代驾公司的经营者,面对的现实要复杂得多。

  昆明第一家代驾公司开业于2011年,随后几年,这个投入少、门槛低的新行业,渐渐成长。到2014年,昆明市代驾公司达到十几家。而也在这一年,昆明市代驾公司的经营者虽彼此竞争激烈,但有一些已实现盈利。

  8月31日,昆明平阳路老兵代驾公司调度室,几个身穿迷彩工服的员工,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公司代驾司机分布图,分派着客户任务。老兵公司规定,签约司机接到公司派单任务后,需要在10分钟内到达客户指定地点。

  昆明代驾行业出现后,本土代驾公司采取了趋同经营模式。各公司招募代驾司机,都有这样不成文的约定,司机须有多年驾龄,熟悉昆明路况,能够驾驶自动、手动挡车辆,没有犯罪记录,也有代驾公司只要昆明本地司机。

  公司成立之初,老兵代驾公司经理王艳兵为了招募司机,曾到社区内张贴广告。为了推广公司业务,他和公司员工,几个月走访了昆明数千家酒店。

  酒店、饭店大厅服务台,是各代驾公司争夺的“战场”。王艳兵和他的团队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挨个儿补充摆放一次名片。

  除了宣传推广服务,对代驾司机的管理,是昆明本土代驾公司需要面对的另一课题。

  代驾司机一般都是兼职,代驾公司对签约司机约束力量有限。一次,为调查竞争对手的服务情况,王艳兵呼叫对方代驾。十几分钟后,代驾司机匆匆赶到。俩人一碰面,却闹了大红脸:这个代驾司机,也在老兵代驾签了约。“这样的情况发生多次,让我特别恼火。我告诉司机们,他们接受公司派单出去代驾,一旦发生意外,公司会为他们承担责任。如果私自接单,出了事,公司概不负责。”王艳兵说。

  老兵代驾公司签约代驾司机在2014年达数百人,并于当年实现盈利。

  C本土公司受到互联网代驾公司冲击

  进入2015年,随着互联网代驾公司进入昆明,王艳兵发现,他所面对的市场环境一下变了。

  几个外来者——滴滴代驾、e代驾、安师傅等互联网代驾公司,对昆明传统代驾公司的经营形成强烈冲击。这些互联网代驾公司,资金雄厚,技术先进,每每还采取对客户补贴的市场竞争策略。昆明本土代驾公司经营者发现,他们所要应对的最大的竞争者,已不再是彼此。

  2015年1月至8月,老兵代驾的订单相比上年同期下降20%,公司经营陷入亏损。“互联网促销,有雄厚的资金做基础,我们无力跟人家公司拼。”王艳兵说。

  为了应对互联网代驾公司竞争带来的经营困局,王艳兵将老兵代驾收费起步价下调至8元,为昆明最低。让王艳兵欣慰的是,开业两年多,老兵代驾旗下签约的代驾司机超过一半为复转军人。军人间的友情,让老兵代驾的司机团队维持了稳定。8月底,老兵代驾签约司机仍有150人。“互联网代驾公司对青年人群有吸引力,但是互联网代驾呼叫、结算都需要使用智能手机进行操作。我们很多老客户反映说,他们还是习惯电话预约。”王艳兵说,目前,他的公司已与国内多个城市的老兵代驾公司结成战略同盟,彼此之间进行业务合作,公司还对外开展包括跑腿、汽车修理、洗车、汽车保养等服务。

  作为昆明市首家代驾公司——昆明市九佳代驾公司,经营亦陷入困境。成立于2011年的九佳代驾,2012年后实现了盈利,此后几年收入逐年上涨,最多时年盈利超过百万元。而今年7月至8月,九佳代驾订单与上年相比,也下降了15%。目前,公司推出快速洗车业务,期望通过差异化经营,应对互联网代驾公司的冲击。

  今年上半年,昆明多家本土代驾公司,因经营困难歇业,被迫将业务和签约司机转给他人。

  D3家本土代驾公司与“闯入者”进行合作

  在昆明本土代驾公司经营者眼中,进入昆明市场的各互联网代驾公司中,滴滴代驾是对他们威胁最大的一家公司。“滴滴代驾进入昆明后,所有用户可以享受滴滴代驾首单0元的优惠。”滴滴代驾公关部主任周长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滴滴代驾自今年6月中旬开始接受司机信息注册,截至8月初,全国已有超过100万名司机在“滴滴代驾”的平台上注册了信息。滴滴代驾于今年7月底进入昆明,截至目前,昆明地区的滴滴代驾注册司机已达两万人。

  两万注册司机,如果同时上岗,昆明代驾市场足以被滴滴代驾一家公司覆盖。其实,滴滴代驾虽号称在昆明地区有两万注册司机,但是注册司机接受滴滴代驾的签单资格,需要经过笔试、面试、路考考核,身体不能有严重缺陷,太胖、皮肤有纹身的司机将失去资格。但即便如此,目前,昆明地区获得滴滴代驾签单资格的司机,仍有3000名之多。

  相比传统代驾公司一般采用电话预约、客服派单的方式,互联网代驾公司的经营模式优势十分明显。因为采用了移动互联网技术,结算透明便捷,受到熟悉互联网生活人群的青睐。“我呼叫过互联网代驾公司服务,司机收费通过手机软件计算里程和计费,收费透明,也挺方便。”昆明市民刘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而且,携技术与资金优势闯入昆明市场的互联网代驾公司,它们以代驾服务进入这个市场,其心中谋划的却远不止分食代驾这块蛋糕。“互联网代驾公司,他们眼里盯的是‘大数据’。立足电脑软件、手机APP,围绕车主人的生活进行商业开发,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。”昆明一家代驾公司经营者说。

  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,昆明也有本土代驾公司决定与互联网代驾公司进行合作。

  九佳代驾公司,是与滴滴代驾进入昆明后的合作方之一。九佳代驾与滴滴代驾合作,该公司代管滴滴代驾在昆明地区的接单司机,两公司代驾业务分离,互不牵涉。为此,滴滴代驾公司支付九佳代驾一定佣金。在昆明,包括九佳代驾在内,共有3家代驾公司与滴滴代驾进行了合作。

  多名昆明代驾公司经营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随着私家车增多,驾乘人员交通安全意识的提高,他们都看好昆明代驾市场的前景。